“您个人或贵单位能为幼儿园做什么”

2021-09-01   来源:新华网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您个人或贵单位能为幼儿园做什么”

接到幼儿园的电话,雷丽很惊喜——抱着碰运气的态度帮孩子“裸报”了这所幼儿园,没想到过了初审。

这是一所知名公立幼儿园,不少家长会用“别做梦了”描述它有多难上。

这家幼儿园报名分为两个阶段:网络报名和现场资料审核。每个孩子可以在网上报10个平行志愿。雷丽填报了7个,这所幼儿园是其中之一。

招生老师电话通知她:第二天下午带户口本等证件到幼儿园现场核验,并反复强调,不用带孩子,但孩子的父母双方都要到场。

雷丽上网搜了搜得知,这所幼儿园的“现场资料审核”环节包括一场“座谈”。

等雷丽和爱人到了幼儿园,门口已站满了人。负责引导的保安和老师让家长们按分组列队站好,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每个家长进门时,都被发了一个写有孩子名字的胸牌,被要求别在胸前,方便老师辨识家长身份。

“咱们这场活动大概要进行2个小时以上,因为有互动环节,所以您最好和爱人商量一下,由你们夫妻当中表达能力比较好的那位留在这里,另一位下楼填表。”园长建议。

雷丽匆忙把资料交给爱人,让他去填表,自己接受面试。

待人到齐,园长用PPT简单介绍了幼儿园历史、师资和秉承的教育理念。

PPT切换到下一页,屏幕上出现了几个问题,都围绕着家长是否认同幼儿园的理念或安排展开。比如,如何看待幼儿园要求家长频繁配合参与活动,以及是否支持幼儿园老师有寒暑假。园长要求家长们围绕这几个问题展开小组讨论,并派代表上台发表讨论结果。

接下来,为时30分钟的小组讨论开始。每个小组都派了一名幼儿园老师,记录家长们的发言和表现。

派到雷丽组记录的,是一位临近退休年龄的老教师。她请家长们轮流介绍自己的年龄、工作和家庭情况。雷丽明显感觉到,老教师对一位身为医生的家长颇感兴趣。

也许因为园长此前表示过:乐见爸爸们的参与。在上台发言环节,各组选出的代表,都是孩子的爸爸。

上台发言的爸爸们多就职于单位管理岗位。雷丽听着他们的发言,这时爱人发信息过来,问她表格中有一项怎么填——您个人或贵单位能为幼儿园教育事业的发展提供哪些支持和帮助?

最后一个环节,园长给每位家长发了一张纸,让大家写下今天参与“座谈”的心得体会。雷丽写完心得离开幼儿园时,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回顾面试经历的种种,雷丽不由得担心,孩子要是被录取了,幼儿园要求家长参与的活动多,自己和爱人没空来,怎么办?幼儿园让她借助单位资源配合工作,她做不到,怎么办?

一天后,幼儿园打电话通知他们:孩子被录取了。爱人很高兴:“咱家小孩还挺受欢迎,传说中那么难进的幼儿园,都要咱了。”

“这哪儿是孩子受欢迎啊,是咱俩受欢迎!”雷丽赶紧给幼儿园回电:“不好意思,把机会留给其他小朋友吧,因为……”

还没容雷丽解释,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雷丽为化名)

【禁止学校收集家长职务信息关乎教育公平】

“袁华同学凭借《我的区长爸爸》一文,获得全区作文比赛第一名!”

电影《夏洛特烦恼》中的滑稽一幕,曾给许多人留下深刻印象。近日,针对网友建议“禁止中小学幼儿园收集家长工作单位和职务等信息”的留言,北京市教委回应称,“正在研究取消父母职务信息的收集”,且“该信息只用于学籍管理,严格保密,不对普通教师公布”。

收集学生父母职务等个人信息,是很多学校进行精细化管理的惯例。然而,这些本该严格保密的信息,有时却成了少数教师“看人下菜碟”的依据。据媒体曝光,有少数教师得知学生家长身份后,会明里暗里要求其为学校与班级“作贡献”。今年初,天津一教师歧视学生父母挣钱少的录音在网络流传,就曾引发众怒。这些偶发的小事,刺痛着天下父母敏感的神经。

子曰:有教无类。受教育权本不应关乎家庭背景。家长提议“禁止中小学幼儿园收集家长工作单位和职务等信息”,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孩子的隐私,更是为了捍卫教育公平,避免孩子被老师分成“三六九等”。试想,若不能厘清其中界限,为少数人提供可乘之机,教育公平岂能不蒙尘?而在这种教育模式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从小被灌输权力与金钱至上的思想,又如何能健康成长?

北京市教委回应称“该信息只用于学籍管理,严格保密,不对普通教师公布”,应该有助于缓解家长的焦虑。但是,要彻底打消广大家长的顾虑,还有待更多见真章的政策落地。各地教育部门应根据相关政策与教学工作的实际需求,为学生信息收集工作划好边界;同时,还应加强各校校风与师德建设,杜绝少数人“以教育权换利益”的行径,给学生隐私上一道安全锁,给学生家长添一分安心。

当前,“双减”工作正在各地紧锣密鼓地开展,群众所期盼的教育公平也在不断夯实,为家长职务信息“加密”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们期待更多的好政策落地,让每一朵祖国的花朵,都能自由而灿烂地绽放。

记者:尹平平

评论员:田晨旭

监制:牟彦秋 黄林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