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采断供 不履行企业责任?华北制药回应来了

2021-08-22   来源:e公司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集采断供!不履行企业责任?华北制药回应来了......

中标集采却又主动放弃,华北制药(600812)开启A股断供集采的先河。8月22日,针对市场热议的“断供事件”华北制药给出了官方回应。

布洛芬现有产能不足导致断供

华北制药8月22日晚间发布公告,针对因集采断供,公司被列入违规名单的事项进行了说明。公告称,公司布洛芬缓释胶囊中选后,由于公司现有产能不足,责任单位重视程度不够,相关注册和变更政策调整,加之疫情影响,导致公司无法保障正常供应。公司为了尽量降低对山东省集采供应的影响,经与山东省医疗保障局沟通,由公司提出放弃中选资格,山东省邀请其他企业对该产品补标。下一步,公司将加快推进布洛芬缓释胶囊扩产项目的审批进度,力争9月底前完成审批,扩产后预计年产能力达1亿粒,并全力保障该产品在其他中选省份的供应。今年1-7月,该产品销售收入293.81万元,不会对公司当期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回溯事件,华北制药于2021年8月11日提出放弃中选资格,对此,山东相关医疗机构反映较为强烈。

8月20日,上海阳光药品采购网发布《关于将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列入违规名单的公告》,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经相关部门多次约谈协商,供应情况仍未改善。

第三批国采文件中选药品第20条规定:“中选企业出现中选品种无法供应或取消中选资格等情况,致使协议无法继续履行时,从本次药品集中采购该品种其他中选企业中确定替补的供应企业,由替补企业按替补企业中选价进行供应,因保障供应产生的额外支出由无法履行协议的企业承担。” 

8月19日,“替补队员”上场。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称,珠海润都作为替补企业,为山东省供应布洛芬缓释胶囊。 

具体细节,以及断供会对华北制药产生什么影响,请参看e公司8月20日的推文《扛不住了?A股首例!华北制药断供集采,后果很严重:被列入“违规名单”,无缘第六批国采》。

华北制药曾以最高价在七省份中标

2020年8月20日,我国第三批国家组织的药品带量采购在上海进行,而华北制药此次断供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当时共有4家企业中标,分别是上海信谊天平药业、珠海润都制药、南京易亨制药和华北制药。其中,华北制药报价最高——0.3g、30粒装规格报价8.04元/盒,平均0.268元/粒,单价不到三毛钱,中标范围覆盖天津、山西、山东、湖北、湖南、陕西、青海七个省份。

按照当时规定的80%的约定采购量,山东省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供量高达2511.1125万片,在所有该品种省份采购量中排列第三。

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从供货时间看,七个省份都于去年11月开始执行国家集采结果,山东省于去年11月16日起正式执行国采结果,华北制药在各区域供应布洛芬缓释胶囊的时间均不足一年。在其放弃中选资格后,天津、陕西、湖北、湖南、青海等其他省份的后续供货问题将如何解决,目前尚没有明确答案。

企业断供主要有这些原因

根据健康时报报道,集采药品断供时有发生。据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首轮4+7试点城市药品集中采购开展至今,浙江、河北、云南、湖南等多地曾陆续出现相关集采中选药品断供,涉及药品包括头孢美唑(钠)、恩替卡韦分散片、阿托伐他汀钙片、利培酮片等,涉及供应企业有东瑞制药、兴安药业、常州四药、扬子江药业集团等诸多药企。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有些药品断供是因为原材料供应问题,例如此前苏州东瑞无法保证注射用头孢美唑钠的正常供应的原因是采购不到该药品的原材料。一般药品的采购周期为1年到3年不等,在招投标开始前,投标单位针对药品采购带出的量,来判断其生产能力(包括潜在产能)是否能满足招标的需要,以决定参与投标。但是药品市场需求变化情况是招投标双方都不可能准确预测的,除了药品降价会诱导需求外,还存在其他多种因素(包括新冠疫情等突发事件)诱导消费的情况,市场的扩容时有发生,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导致部分药品的供应紧张,甚至出现短缺现象。

一位医药行业人士向媒体表示,药品进入集采后供应跟不上,是普遍现象。究其原因,一是原料药价格因为垄断或者其他原因出现上涨,导致集采价格覆盖不了成本,企业不愿亏本供应而选择断供;另一种可能是药企在生产过程中出现问题需要改造生产线,导致无法正常生产而断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