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内幕交易,蔷薇资本被查!史玉柱的巨人网络是股东之一

2021-12-11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科创板日报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讯,12月8日晚间,一则消息牵动了资本市场神经。

田中精机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蔷薇资本有限公司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内幕交易”,仅仅四个字但包含的信息量却十分巨大。

《科创板日报》记者查询发现,蔷薇资本为一家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提供商,是前几年风起云涌的明星资本,背靠蔷薇控股,系其全资子公司。

蔷薇控股成立于2017年,由史玉柱执掌的巨人网络和宁波华山君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15名发起人共同成立,注册资本高达118亿元,且管理层多出自民生系。可谓是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

随着蔷薇资本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控股股东蔷薇控股随之也蒙上一层阴影。

史玉柱3亿投资已减值1亿

2017年7月21日晚间,巨人网络公告称,公司拟出资3亿元,与宁波华山君德等共同成立蔷薇控股。成立后,巨人网络持股2.54%。

融资经历证实,2017年巨人创投和中民投对蔷薇控股进行了天使轮投资;一年以后,惠生中投和亿达控股又对蔷薇控股进行了股权投资。

从出资人背景来看,惠生中投是一家实业公司,业务以能源服务和高科技产业为主;中民投则由59家知名民营企业发起,主要从事于股权投资等多元化的投资;亿达控股也是一家集团化公司,其除了是蔷薇控股的股东,其也是中民投的LP。

再加上,史玉柱曾是中民投的股东,且与中民投董事李光荣都是安微人。因此,出资人之间都有着微妙的联系。

然好景不长,巨人网络投资的蔷薇控股仅2年时间,就出现公允价值减值的情况。2019年巨人网络在年报中披露,蔷薇控股出现403万元的累计损失。

尽管损失比例只占到当初3亿元投资的2%,但这似乎是蔷薇控股走下坡路的先兆。2020年年报显示,巨人网络又计提了蔷薇控股5885万元的累计损失,这一损失是上一年度损失的10倍。

2021年半年报显示,巨人网络再次计提6211.25万元。至此,当初的3亿元投资,已有1亿元被减值,折价33%。

对于减值的原因,巨人网络在年报和半年中只字未提。但相较于当初高打高举,对背后股东强大的蔷薇控股来说,这3年的运营应该并没想象中那么顺利。

出事前共发生12笔投资

在蔷薇资本被立案调查前,其在股权投资上的动作不断。

天眼查显示,蔷薇资本有两笔公开投资动态。一是2017年8月,对瑞博恩汽车2000多万元的Pre-A轮投资;二是2020年8月对蔷薇医美的战略投资,此举被业内看作是史玉柱有意布局消费金融。

但这并不是全部,蔷薇资本旗下管理着6只基金。截至目前,只有蔷薇金达莱文旅投资、南京臻蔷股权投资、南京智金股权投资等4只基金存续,深圳德佑投资和宁波纳晶投资2只基金均处于注销状态。

工商登记显示,今年以来,蔷薇资本有12笔投资动态,且几乎是每月都有动作。

2021年2月,蔷薇资本投资蔷薇大树科技,持股比例为51%,后者为B2B供应链金融平台;3月参投井冈山北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大股东为北汽集团;4月蔷薇资本参与了蔷薇(北京)置业的投资,持股比例为30%;5月瞄准的是三桥投资(天津),持股比例为50%,该公司背后浮现荣盛地产身影。

6月,蔷薇资本投资全球生物医药产业发展(成都)有限公司;7月看中宝乐彩积分数据科技(海南)有限公司;9月入股广东达志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意,该公司正是上市公司*ST达志(300530)。该笔投资,也让*ST达志的股东兴奋不已。

从一系列投资步伐来看,蔷薇资本都没有出事的预兆。再加上,与蔷薇资本合作的关联公司为大集团、知名公司,比如北汽集团、荣盛地产等。同时,董事长林治洪曾任恒丰银行行长、中国民生银行党委委员、香港分行行长等职位,人脉和资源都不可比拟。

但就是这么一家背后资本强大的公司,陷入了内幕交易案,让人唏嘘。

金融系资本频频出事

其实,不仅是史玉柱参与投资的这家蔷薇资本出事。《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光大系也遭遇大动荡。

消息显示,因MPS收购项目,光大系人事地震:光大资本原总裁代卫国被查,光大新鸿基原总裁被党内警告。

据不完全统计,中纪委网站公布的金融领域涉嫌重大违规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被“双开”的人员已有近70人,中管干部2人,其余多是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国企和金融单位干部,并且很多来自银行、保险、资产管理等金融机构。

目前尚不得知蔷薇资本涉嫌内幕交易的具体情况,但蔷薇资本董事长林治洪、总裁孙先朗均是金融业资深人士,毕强为首席审计监察官,却没有及时发现“危机”。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系资本被调查,往往是缘于金融系资本在运作与操作中,存在不少违法违规以及内部人的内幕交易、利益输送与自肥行为等。

“对资管机构来说,金融系资本不缺钱,资金来源丰富,但因为常在河边走,常常会发生内幕交易、利益输送、损公肥私以及其他违法违规操作行为。”柏文喜谈到,因此在监管上,对金融系资本需要加强内控与合规制度建设,在治理结构中要强化相互制衡措施和决策、执行中的公开透明。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刑事诉讼法律事务部主张立文律师则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金融系资本被调查,都是回溯此前发生的行为。

在张立文律师看来,金融系财团是针对资本市场收购、并购、重组做出重大行为的最为重要的参与主体,它们推动和影响着整个资本市场。可以说,金融资本市场发生的违法违规行为,必然牵涉到它们。

“同时,高风险、高收益是金融市场的重要特点,也是监管的重要地带。从这个角度而言,金融系资本风险控制中必须重视法律风险控制,要落实到具体的负责人、责任人和参与人。”

财经评论员张雪峰认为,金融系资本接连被查,和对于该领域的反腐败以及严格监管有一定关系。

“金融业的‘暴利’,很难说不是因为灰色交易。金融系资本资金肥厚,但并不代表公司员工不缺钱,在人性弱点中,贪欲往往存在。当挑战规则可获得的潜在收益,大于其违规违法成本时,很多人就会选择铤而走险,但最终逃不出监管之绳。”